不要关注我,内容不为讨别人喜,纯粹是自己的各种杂文笔记。

《八分》道长回答问题:儒家精神教导我们,不管你对未来悲观或乐观,只管做好你现在该做的事

《八分》20190823期 道长回答问题

本期提问者

亲爱的道长:您好。我是个20岁的青年人,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会想起给您留言,这居然是第一个蹦进我脑子里的事。我想问的是,道长,您为什么不对这个世界失望呢?听您节目的三年,我读了更多的书,却越是觉得难过,感觉不管怎样努力,都像一根折了尖的吸管,什么都捅不破,对所有的一切都满是无力感。抱歉这是个没深度又情绪化的问题,但它确确是我所有思绪的症结了。


道长:为什么不对这个世界失望?你怎么知道我不对这个世界失望?我对这个世界失望透顶了,而且是从来就很失望,(苦笑)失望了几十年。我不晓得什么原因,可能是天生的性格就有悲观的这一面;另一面是小时候读书,老师特别喜欢教我们古代圣贤的格言,其中最长被引用的就是范仲淹的名句: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我还记得小时候,老师说我们读书的人就要有这样的胸怀、有这样自我的期许。结果,从那时候我就“中毒”了,到现在,我从来都是“先天下之忧而忧”,但好像从来没有“后天下之乐而乐”过(苦笑)。

你别看我这么嘻嘻哈哈,但我真的几十年来对这个世界未来的进展都是很悲观的,直到今天这一刻。我关心我们人类未来的淡水稀缺问题;我们的传染病会不会因为全球暖化而剧烈爆发的问题;生态系统被改变;全世界各种各样的国家民族主义重新冒起,比如最近的印度取消掉印控克什米尔自治区这件事产生的种种冲突......这些问题是无论无知的,我仿佛能预见全世界随着各种激烈极端的民粹主义、国家民族主义再来的潮流,好像另一场大战的阴影正在笼罩着我们。

我每次在街上看到小孩子,就担心他们未来;看到我的朋友生小孩,就其实心里忧心忡忡,尽管我还是要恭喜他们。我就更加觉得我要好好努力,免得他们接下来面对的这个世界会太糟糕,我们为他们准备了什么样的未来......这些问题常常都会困扰我。

而且我真的是悲观的人,可问题是,又可能是因为读我们中国儒家的书的原因,儒家精神是什么样的呢?儒家精神教导我们:不管你对未来是悲观或者乐观,你只管做好你现在该做的事情。

孔子他到了晚年,明知道依他个人之力,当时他没有办法辅佐任何一个国君去好好的平天下;他没有办法恢复三代的那套礼法秩序于世间;他知道他终身的愿望,不可能在他活着的时候看到它实现,但是,他仍然要做他该做的事情,直到最后一刻,而不改其志。儒家精神是这样的一种精神。

换一个更简单的方法讲,也许,我们很多时候面对这个世界,我觉得我们想要改变这个世界、让这个世界更好,像是逆水行舟,是要打一场一定要输的仗。可是,面对一个必然要输的一场战役,你还是有选择,这个选择就是:你打不打?你是双手投降呢,还是你去碰上去,明知会粉身碎骨也要漂亮的输掉这场仗,它还是有分别的。这牵涉到你打算要做什么样的人;你对自己的定位是个什么样的人,是这个问题。

世界会让我们失望,世界会挫折我们,世界会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们,去否定我们所有对未来所有乐观的期许,就像我这样子,每次人家跟我说当前局势一片大好,我就会想起要小心,亢龙有悔。我们知道中国易经的道理:所有东西都不可能保持最完美的状态太久;盛极是必定要衰的;当然衰极了又可能否极泰来。

先不管这个“泰”会不会来,但是,哪怕它不来了,那又怎么样呢?我们还是要有自己的责任,这个责任不是一个什么外界附加给你的责任,而是一种道德义务。

在这个世间,有些事情是对的,有些事情是错的。我们做该做的事情、要做对的事情。做了对的事情之后,会不会有好结果?会不会有坏的下场?很有可能结局是坏的,但是你做一件事情,你只考虑价值对错的话,跟结局的好坏是没有关系的。你在做对的事情,或者你在打这场必然输的仗的时候,你去付出,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足够了。就是你做这件事情,或者采取的态度本身,最好的报答。

我不知道,对于20岁的您来讲,这番话会不会太过沉重?但,这真是我的肺腑之言。



ps 网上搜“印度取消印控克什米尔的高度自治特权”的新闻,很多带对这件事的分析,但基本都是带有各自立场,甚至对这件事,想通过网上搜索去了解下,都会有各种不同的讲法,很难真切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就更难分析这件事到底会有什么影响。

总是看网上很多网民对国家大事乃至国外的事件,说的头头是道,甚至好像能出谋划策,指点江山。但我觉得,真不如北京的哥分析的好.....

评论(3)
热度(1)

© 无用良品 | Powered by LOFTER